 咨询电话
18917900070
首页 » 成功案例 » 销售伪劣产品案

销售伪劣产品案

浏览数量:26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19-05-14      来源:本站

销售伪劣产品案

基本案情

C某与B某在某市合伙经营了一家A农药厂,一个负责生产,一个负责销售;B某与D某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在农药的一卖一买中建立了经营销售往来,因为农药款纠纷二人逐步结怨,D某遂以B某、C某二人生产销售不合格农药为由报案到湖南某地公安机关,生产厂家某市A农药厂及负责人C某因此遭牵连,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C某的原律师介入辩护后,业经数月,案件仍不见起色:为C某取保候审被驳回,眼见C某被关押数月!家属无奈另请律师,另寻案件突破口 。

办案结果

刑事律师还原涉嫌刑事犯罪事件:制假售假还是有预谋的冤枉?

恩怨交织之下,本来是B某和D某的债务纠纷问题,现在却演变成了C某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实际上,C某和D某根本不曾相识,更别谈业务往来,如果不是因为此案,他们就恍如两条平行线,根本无相交的机会。而C某之所以会被立案侦查,原因在于:他是不合格农药现实的生产厂家A厂的法人代表。但是,C某是否真的生产和销售了伪劣的农药产品呢?
    被立案侦查的犯罪事实和基本证据:公安机关以C某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对其立案侦查并对C某和B某采取了强制措施。立案所依据的证据是湖南某化肥农药质量监督检验授权站于2011年3月10日出具的检验结果为不合格的《检验报告》。这三份《检验报告》所抽样的农药是某市A农药厂生产批次为2009年3月20日和3月25日的农药。抽样基数为:氯氰?敌敌畏300gⅹ40瓶/每件,共计1000件;阿维菌素300mlX20瓶/每件,共计500件。共计涉案价值39万多元。
    C某合理地辩解:C某和B某经营的农药厂从2009年4月开始生产,同年8月份因为亏损停业,总共生产的农药价值80多万元。据C某称,他虽是农药厂的负责人,但是他只入股20%,B某占80%,而且他并未真正负责生产管理,而是由B某在负责,农药也是B某提供的配方,他只是在法律许可的前提下提供生产资质、场地,按单生产并保证质量。C某辩称他出厂的产品都是合格的,现在抽样检验不合格可能是包装密封性不好,时间太久加上储存方法不对导致的失效。
    那么,C某究竟是有预谋的制假售假还是被人冤枉的呢?本律师给出的答案是:本案因证据指向不唯一,不能证明C某制假售假,C某无罪!

【刑事律师成功辩护亮点】先取保候审,再无罪辩护!
受C某家属委托后,我担任C某的辩护人,在先期刑事辩护方案:为C某成功申请取保候审得以执行后,为使C某免受法律追究, 依据后续刑事辩护战略,通过提交律师意见书的方式,对该案案情的主客观方面和证据链条进行了独到犀利、合情合理的分析,并及时取得对方当事人的谅解,胜券稳操。在此十足把握的基础上最终亮明观点:本案证据不足,难以认定某农药厂及其法人C某存在犯罪行为!本凭借有理有据地几大刑事辩护亮点逆转案件结局。

 辩护观点一:先对C某取保候审成功,后对C某不予起诉成功!

介入本案后,我实事求是地分析案情并制定可行的辩护战略:基于现有证据和案情事实,我认为是可以先期为C某申请取保候审,进而再为C某争取从轻处罚的是可行的,在C某原律师工作的基础上,再次加大工作力度并力争双方和解赔偿。最终,介入工作7天内,双方达成补偿协议并C某被成功取保候审。后经多次与办案部门沟通和提交律师意见:最终,C某因证据不足被不予起诉,C某涉嫌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一案至此终止。

 辩护观点二:证实农药厂制假售假的证据无法排除合理怀疑!、

根据刑法理论,追究市场主体的刑事责任,需坚持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也就是主观的犯罪意愿和客观的犯罪事实统一在同一犯罪行为当中并具有内在的一致性。
    在本案主观方面,某农药厂及其法人C某不具有产销伪劣产品牟利的动机和犯意。作为国字号企业,从动机来讲,该厂产销涉案农药,实属正常的市场经济行为,并无非法的牟利目的,从犯意来讲,该厂并无产销伪劣产品的动因。该农药厂是在证照齐全的基础上生产农药且经检测合格后才上市销售的,其生产销售农药的行为具备合法性:一方面,该厂生产许可、生产资质、生产条件均符合法律规定;另一方面,该厂出产的农药产品三证齐全,也即出厂产品均被确保为合格。
    在客观方面,涉案农药确实存在部分检测不合格的事实,但此并非农药厂有意为之。出现不合格产品既有销售方B某、D某仓储条件不合格、管理不善的原因,也有农药本身普遍化学性能不稳定的因素在内。同时,也无法排除因销售方D某与B某债务纠纷制假售假以故意诬陷施压解决自身经济纠纷之可能。依据本案现有事实、证据,并不能充分证明不合格农药产品出现在某农药厂的生产环节,相反,本案证据皆倾向于证实农药出厂时是合格的这一事实,那么,D某的仓储、销售环节即成为农药不合格原因的最大可能性所在!

辩护观点三:涉案农药未流入市场,社会危害较轻。

在分析本案后果后,辩护律师提出:一般生产销售伪劣农药产品的犯罪人,多数会争取短时期内销售劣质农药一空,但是A农药厂及其法人C某并未不顾农户死活,大肆制假售假谋取暴利。本案中涉案的农药,如有证据证实确系某农药厂生产销售的假冒伪劣产品,则该厂没有理由拖延近两年的时间而不予销售一空,更没有理由在2009年年底农药出厂近一年的时间点上,要求D某的农资经营部退货,对此,某农药厂完全可以将制假售假的责任推给D某而不是“自讨苦吃”数次提醒D某注意仓储环境等。最为重要的是,涉案农药并未流入市场,也没有给农户、农业造成具体损害,社会危害性较轻。

 辩护观点四:案发后补救及时,达成谅解至关重要。

本着高度负责的精神,A农药厂法人C某已代该厂及B某,赔偿D某各项损失数万元,D某谅解该厂并表示不再追究该厂及其法人C某任何的民事、刑事责任。根据《补偿协议及谅解书》的约定,D某确认涉案农药确系B某提供配方并在某农药厂生产的,造成产品瑕疵的主要责任人是B某而非C某,C某作为法人代表仅负领导和监管责任。无可否认,不管本案事实如何,某农药厂的生产销售管理存在漏洞,对此,理应承当一定的责任。但综合本案案情,给予某农药厂一定的行政处罚或责令其履行民事赔偿责任,已足够起到警醒的作用。

【 办案结果】

C某被成功取保候审之后,经数月,办案检察机关认为该C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案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依法做出了存疑不起诉的决定。


联系我们


手机: 18917900070
邮箱:xingxianzhong@jingsh.com
地址:上海市静安区恒丰路299号City广场3层   
微信:18917900070 (刑事律师)

在线留言
版权所有:上海善护恒正网  沪ICP备19030300号-4
技术支持:山东绽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